暑期香港会议见闻

暑期去了一趟香港,开会,学术会议-10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Road and Airfield Pavement Technology (10th ICPT 2017) in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on 8-10 August 2017。这个会相对目前大量的罗马大会来说,属于小众的小专业学术会议,因此较为专业。 遇见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和Energy的主编 在会上,我做了题为Design Synthetic Ca(OH)2-incorporated Zeolite as Effective VOCs Inhibitor for Bitumen Materials(用于沥青材料VOC抑制剂的氢氧化钙基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

发表在 旅游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TUD的回忆-我是母校的脑残粉

不管是给学生主讲一门课程,还是仅仅做一次简单的科技讲座,我都习惯在PPT中穿插着关于荷兰、关于代村、关于TUD(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介绍。离开代村已经整整四年了,一直忘不掉那个美丽的地方。偶尔武汉出现蔚蓝的天空,都能让我想起荷兰,更何况多少次梦回代村。这应该,是每一个在代村人的共同思念吧。   我的课程PPT首页都是以TUD及荷兰美图做背景 从工作后的第一个PPT开始,我就时刻提醒自己:讲PPT如同讲相声,需要抖包袱,需要频繁地抖包袱,唯有此,才能让听众时刻保持注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

发表在 旅游, 留学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国基-本子写的好才是最根本的

一整个暑假的焦急等待,在国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简称)放榜的那天,或悲或喜,冰火两天。小木虫(国内知名科研论坛)基金板块的火热,就如七八月的武汉,能够把思绪烤焦。等待的日子,是极其煎熬的日子。无助、焦虑、孤苦、悲悯,这些词叠在一起,都无法完整地诠释等待命运宣判的心路。 终于等到放榜,一切,再一次尘埃落定。同时,新的旅程,再一次地已经悄然启程。 国基是高校及科研院所工作人员永远无法绕过去的梗,或直接参与,或身边人参与,前仆后继。因为重要,因为公正,因为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

发表在 科技, 道路工程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老妈眼里的科研狗比种地还忙还累

老妈经常充满疑惑地问我: “你怎么每天都是一天到晚地抱着电脑” “电脑有这么好打?一直打电脑。” “什么工作啊?白天上班,晚上也上班,周末也上班,节假日还上班?” “怎么工作总是干不完?” “。。。” 心情好时,我会认真回答:“电脑只有天天使劲打,才容易坏啊,别人才能天天卖电脑哇,不然电脑城就垮啦。” 心情不好时,我会抬头,笑一笑,迷之笑。 心情愉悦时,我就会打开话匣子: 我是搞科研的人。这个工作啊,就决定了会被科研搞。这个搞科研啊,就跟你以前在老家种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

发表在 杂谈, 道路工程 | 标签为 , , | 一条评论

暑假-我的季前赛

阿森纳组队从澳大利亚直接杀到了上海,上机前穿袄子,下机时就恨不得脱得只剩裤衩。上海猫两天,好多队员体感不适加拉肚子,球迷朋友们原本为止深深地自责:咱大中华的地沟油害了咱的球员哇。经调查,这跟地沟油无关啊,人家直接都是用的进口食材(透露出深深的不信任。。。),是给热的啊! 由此可见,这些天,大地确实处于烧烤模式,连一天到晚练胳膊练腿的职业足球运动员都受不了,狂呼咱这种平民百姓。武汉,虽然早已摘掉了四大烤炉之一这一无尚光荣的帽子,但热的状态,却丝毫不亚于置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

发表在 杂谈, 道路工程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