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科研不如戏子

有必要悼念及记录一下

一大早,朋友圈又刷屏了:”中国材料学家杨合教授去世享年55岁“。中青年,科研人员,突发,抢救无效,不幸去世,这些关键词的组合,我都已看着麻木。工作、工作、工作;生活、生活、生活;我时常调侃,走在科研狗这条路上,完全成就了“白加黑,五加二”的工作状态。全天24小时待命,一直在思考,从未停歇。习惯了书包里时刻揣着笔记本,习惯了没有上下班的区别,习惯了与世隔绝的默[……]

继续阅读-Read More

Posted in 杂谈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