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留学国家队》第八章,F***,Have to

半年多了,小Y的学习进展挺还算顺利。按照组里的惯例,一年级的博士都是看literatures写review,大教授要求要有come up with a nice proposal。

小Y努力着,paper一篇接一篇的看着,即便大多数看的云里雾里,看了下一篇忘了上一篇的,倒也乐在其中。其间偶尔帮师兄们打打下手帮忙做试验。

助人为乐是咱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所以小Y也帮老外做实验。只是小Y有时候说脏话,国骂的那种,特尴尬。。。。

 

越是历史悠久的国家,不文明的语言就越多。小Y把这奉为真理。

国骂使用范围之广泛,叹为观止,但凡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国骂。不管男女老幼,皆会脱口而出。只是说法不一,要么在别人背后小声嘀咕;要么当面破口大骂;要么当作口头禅,挂在嘴边,张口便说。这倒还好,至少知道自个是在骂人。还有另外一类人,大概认为这样讲话有个性,让人印象深刻;国骂于是乎就成了他们的口头禅。

 

小Y也喜欢国骂。但凡在工地上呆过的人都会脏话连篇,这是绝对的。

国骂有地域的差别。小Y不是河南人,讲不出“靠”的味道,也吼不出东北人的“我操”那般气势磅礴,更不象西安人那样掷地有声的用“贼”来骂人。“贼”在武汉是用来夸奖赞扬的。

小Y说“我日”,属于口头禅那类。

“我日”也是绝对的国骂。这短语精练顺口,其骂的非你非我,极具特色,可谓吸收了中华语言五千年之精华。周公度有言:操上搞下,弄来干去,还是一个“日”字采象形,取会意,返朴归真,尽得美妙。

 

来到荷兰,小Y决定与国际接轨,不用我日改用F***了。并且对发现“学语言始于脏话”的前辈甚为佩服。可是不久,小Y发现老外们极少用这一等一恶心的国骂。

话说课题组有个来自西班牙的博士,叫Reyes,铁路专业。这哥们实验试件大且重,非的有人帮忙才能顺利进行。小Y还是新生,自然就给安排帮忙打下手。大活人在一起待着自然就得说话。

小Y很认真,但总有不如意的小细节。

这不,螺丝刀一不小心掉了,“F***”小Y脱口而出。

“What?..” Reyes诧异的回头。小Y没发觉异样

。。。

润滑剂涂的有点多,小Y同学习惯性的抱怨,“F***”

“What’s the hell???。。。。”

小Y就纳闷了,“We normally say f*** when we meet something that unexpected。”

Reyes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新人。“Come on, you can not say it so frequently. We say it just when we are really in a terrible situation or we are really angry with something。”

这下小Y是彻底尴尬了,三个代表不好做哦。原来老外轻易不说F打头的这个单词。来自礼仪之帮的小Y服了,怪不得每次小Y们在超市里张口就是F***时都能引来那许多的注目礼哦。

小Y决定文明自己的言行。

 

小Y习惯思考。踏上了异乡的土地,心里自然会拿祖国和荷兰比。

小Y天生是个路盲,出门分不清东南西北。至今还分不清住了一年多的房子的朝向。小Y出门就迷路。在中国就这样,大武汉生活了六年,都不得多少次迷失在街头巷尾了。

所幸这里的人好。问路都能能问出带路人,尽管带路人的方向和问路人的方向180度不同,他们有时会直接把小Y带到目的地。

有次去鹿特丹Erasmus University。小Y下了电车,走啊走啊,google map显示是几分钟的路愣是走了半个小时,还看不到希望。小Y这个急啊。这时路边刚好有两个工人模样的,正在检查地下电缆。小Y就问路。

结果,结果居然是:“Is not far away, can you wait for a minute? After we finish, we can drive you to there。”

小Y彻底服贴了。之前对荷兰人的坏印象烟消云散。

 

小Y服帖老外的热心热情。林朗那House有次请邻居老太太吃中国菜,边吃边聊的时间往往过得最快。天色很晚了,同席的还有几个住在6公里外的中国朋友。当时天气也不好,下着大雨。

朋友正愁怎么回去呢。邻居老太太自告奋勇,直接开车把这位一面之缘的中国朋友送到家了。

小Y想想就佩服,打心底里的佩服。一个老太太大半夜的来回十多公里送一个一面之缘的中国人,,,小Y绝对的佩服

小Y也要做自己的实验。做实验就要找实验员帮忙。

“I have to。。。”吧啦吧啦的一大串,小Y需要帮助。这时候小Y的英语已经有很大的提高了。

“What did you say?”

“I have to。。。”

实验员正色,“There is nothing that you have to do。。。。”晕死,小Y被雷的外焦里嫩的。小Y也知道实验员是在跟他开玩笑,不过小Y算是明白了,大部分老外是随性的,他们的概念里都没有必须做的事情。该休息就休息该放假就放假。

小Y也算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总是那么倒霉老外效率怎么那么的低事情办的那么的慢。你得追着他们的屁股盯着,他们才会迅速帮你解决问题。

要是中国人都象荷兰人那样工作,全世界的人都得喝西北风去。小Y如是总结。

 

从此小Y极少说F***和Have to。

作者声明:原创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

About 民工

博士牌民工,以 民工 网名横行江湖。博士毕业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现为武汉理工大学青年教师一枚。博士牌民工 博客,以分享我日常生活学习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留学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原创]《留学国家队》第八章,F***,Have to

  1. 高博 says:

    哈哈,f**k当初在实验室都是你的口头禅来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