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澍获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后的希望

今天有这么一条新闻,据传是非常的值得庆祝:中国美术学院王澍教授荣获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这一代表全球建筑领域最高荣誉的奖项第一次颁给了中国建筑师。普利兹克先生表示:“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步,评委会决定将奖项授予一名中国建筑师,这标志着中国在建筑理想发展方面将要发挥的作用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说句实在话,我虽然在土木建筑专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连博士都已读到四年级,倒在看到这条新闻之前,却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建筑奖。孤陋寡闻至此,深为汗颜。媒体解释说普利兹克建筑奖相当于建筑界的诺贝尔奖。这么解释,我就姑且相信吧,然后自然就有从小培养出来的那种激动和为伟大祖国的自豪感。但是既然是建筑奖,自然就应该要去欣赏下王教授的作品。


讲到作品,建筑奖,顾名思义,王教授之所以获奖,当然就是建筑设计作品了。王教授设计建筑的作品,在中国。这下好了,看到建筑+中国,你的脑海里闪过的是什么?把这两个词放一块,民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拆!!是满目的废墟,还有孤楼上的国旗!一片片名刹古迹的倒下,一个个城墙故居的消失!咳,能把China拆成Chaina的国度,也确实是个能做大事的国度,只是劲用错了地。


弄不明白,给你个诺贝尔奖你说不可信所以不要;授你个其它奖,你却偏要说是叉叉界的诺贝尔奖。违心至此,真是悲哀的让人恼怒。一个普利兹克建筑奖,这是中国建筑界的光荣。但是这样的光荣,是三分钟的一篇新闻稿,还是世人永远的荣耀?我真心不知道!民工真担心只是一则单纯透着民主主义,为主旋律讴歌的新闻稿而已。新闻过后,该拆的继续拆除,不该拆的保护性拆除。


王教授不容易,在这个建是为了拆拆是是为了更多工程款的时代,能潜心为设计而设计作品的建筑师已经不多。他的获奖,是国际对他的肯定,也是对中国建筑界的鞭策。奖项的本身是奖励个人,但也是对整个恶性浮躁建筑界的警醒。


历史的价值文化的重要,每天都在拆拆拆中灰飞烟灭。那么一个普利兹克建筑奖,能抵挡得了拆掉北京雄伟旧城墙的推土机么?多么的希望,希望王澍的建筑设计作品能够逃避拆迁的滚滚洪水。也希望王教授,能够在这浮躁的社会里,保有那颗设计的心不被时代污染。还有我们这些建筑业的同行们,能借机能走进脚踏实地的时代。


大拆大建的时代,是不是已到结束的时候?


附:被拆掉的北京古城墙。@萧沉1946年,北平,城牆。多壯觀啊!可惜全泥馬沒了。(北平的城牆分為內城牆和外城牆兩圈兒,外城牆約28公里,1958年拆光;內城牆約24公里,六十年代末拆光。1957年決定拆城牆時,北京某領導發話說—-“拆除城墙是中央的决定,誰要是再反對拆城墙,就開除他的黨籍”。泥馬一群“拆那黨”,沒文化的土鱉)

About 民工

博士牌民工,以 民工 网名横行江湖。博士毕业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现为武汉理工大学青年教师一枚。博士牌民工 博客,以分享我日常生活学习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谈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王澍获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后的希望

  1. 43度 says:

    地标型建筑现在都拆了不少,何况这些呢。历史都是这样发展的,也没必要杞人忧天了

  2. seo云南 says:

    中国现在哪有什么建筑艺术,只有完全一样的钢筋水泥房子。

  3. 找点王教授的作品给大伙欣赏一下呗。。。

  4. 中国现在的建筑修这么高,没法实现那个教授的愿望

  5. 土木坛子 says:

    不过我倒是觉得农村的建筑本身建得不够好看,所以也没有太多的可以说不拆。
    还是应该建好,然后保留精品。人是脆弱的,需要一点怀旧的东西。中国大城市到处拆了建,建了拆这种思维还是领导的GDP思想在作怪。将来会后悔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