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接受《商业周刊》采访:80后将改变中国

我是很佩服韩寒的,这里不能用欣赏。韩寒是我的偶像,能言善言敢言。相对于走青春偶像路线的郭敬民来说,他更加的特立独行更加的贴近平民百姓。2011年10月03日,韩寒在台湾接受《商业周刊》,虽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但是民工还是认为有必要抄袭过来。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7817501&page=1&1=1#7817501

问:媒体都说你是八O后的代表人物,但是,我们越发现,中国的八O后其实是很郁闷痛苦的一族,难道,其实你也有很痛苦的一面,没被大家看见?我们该怎样看这件事情?

韩寒:我觉得我时而痛苦这件事情,你们不需要了解,只要我自己冷暖自知就可以,你可以问世界上最成功最幸福的人,其实都有痛苦的一面,没有被大家发现而已。

问:你说你只代表你自己,但我们看到你帮企业做代言,也很顺手。你在这中间是怎么调适?

韩寒:其实这就是纠结之一,因为独唱团杂志每年的办公成本两百万人民币,稿费五百万人民币,但因为各种问题一直没有办法顺利出刊,凭借我赛车和写书赚的钱是不够投入的。于是我选择了一些我个人比较认可的品牌做了一些商业活动,我和你一样,我也需要钱,在我需要钱的时候,我选择了商业的合作。

事实上,有不少向杂志要求投广告和发软文的,包括希望我在博客里写软文的,价格都非常高,我回答你这个问题的字数已经足够买一台法拉利了,但我没有让文字出台,而是让我自己出台了。我想,无论是以后资金紧张不紧张,谁都不能避免商业的合作,我会尽量让我自己舒服。

问:当代言人,赛车,写作,当传媒人,这些事情对你的意义各代表甚么?可以为你的人生带来甚么?

韩寒:不是每件事,都能给人生带来什么,人生的时光,总需要去度过。我选择这样度过。

问:你有没有幻想过,自己三年,或是五年后,可能去搞些什么事情?最天马行空的想象是甚么?甚么时候,你会不玩赛车了?

韩寒:我很少想那么久远,你问我下周的比赛在哪里里,我经常都不知道。在做事情的时候,我希望看的远一些,但在过日子的时候,我希望看的近一些。

你问我什么时候我会不去比赛,那就是我不能赢得比赛的时候,2007年我是场地赛的总冠军,2008年我是拉力赛的总冠军,2009年我是拉力赛的总冠军,2010年,我在场地赛的积分排在第一,当我不能赢了,我自然就离开了。这和泡妞一样,两情相悦时,何必想分开,你觉得一方感觉不对了,再走也不迟。

问:可不可以告诉台湾读者,韩寒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人家怎样形容你的时候,你最爽,怎样形容的时候,最不爽?

韩寒:人家不需要形容我的时候,我很爽,人家硬要形容我的时候,我最不爽。

问:我们站在台湾,读你的发言与行动。感觉你是个很自在的人。面对中国群众这么高的期望,媒体怎么大的关注。你怎么能这么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说想说的话?

韩寒:除了我喜欢的姑娘和家人,视一切为无物就可以了。

问:大家赞美你时,你怎么想,贬低你,你怎么疏解?台湾的陈文茜跟李敖对你的重炮抨击,你不予回应,这代表的意思是?

韩寒:我很少对贬低疏解。以前我在博客上经常打笔仗,后来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规则,七十岁以上老人,二十岁以下小孩与全年龄段的女人,一概不动手。李敖,陈文茜,李敖的儿子正好卡在这三个原则之中,所以我选择不说话。

我只在李敖的儿子的微博上祝愿他在大陆一切顺利,还留了一句话。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这也是我想对李敖老先生说的一句话,最后想对他说,A和B有过节,A和你有过节,不代表你要投诚于B,还有一种姿态,叫独立。

问:有个大陆的出版人说你无欲则刚,你怎么想?

韩寒:对于男人来说,有欲才刚,无欲则软。谁都有欲望,无欲望就不会还出版什么书回答什么问题了。只是我的欲望可能未必那么直接。

问:也有人评论,说你的自在,是因为敢直言,但你聪明,写作起来的尺度往往拿捏得好,因此能在官方容忍的界在线起舞。难道,你每次写作完,都会自己来个文字检查?这“度”的拿捏,你是怎么做到的。

韩寒:你觉得我拿捏的好,是因为那些拿捏的不好的都被删了,所以你觉得留下的那些还算不错。其实写文章太直接,一来不好看,二来比较危险。大陆无论如何,信息已经慢慢开放,对文人的压迫要比以前好很多,最多就是删除你写的东西,禁止你公开讨论,已经很少进行人身威胁,但言论限制,出版审查和新闻自由被限制,一直是大陆备受诟病的一部分,无论你以什么代价在其它方面得到多大的成就,没有真正意义上文化的开放,那些所谓的成就都大打折扣,官方也将更加没有公信力。我希望大家早日可以畅所欲言。

问:能协助你获得自由最重要的工具,你觉得是书籍,还是网络,还是钱?

韩寒:是打开家门的钥匙。

问:你觉得自己,从网络上获得了甚么?

韩寒:获得了大量的信息,知识,乐趣,当然,还有松岛枫小泽玛利亚的A片。但是我是一个支持正版的人,我去日本的时候特地买了几张作为支持。

问:我们这次访谈大量80后的年轻人。大家在这个凝固的社会里,有人选择另辟蹊径,有人愤怒,有人则变成新周刊眼中的橡皮人:无痛,无感,无效率。你会不会担心,未来这群纠结的年轻人,会把中国带往何处?

韩寒:我相信,这一代的年轻人会把中国带往一个好的地方,因为信息的开放,旧信仰的崩塌,相对自由的话语系统和曾经面对的压力以及不公,都将让他们改善这个社会。

问:平心而论,你觉得,现在的八O后,在中国有自在,好好做自己的能力跟条件吗?因为如果所有人,都必须赶在二十五岁买房子,否则就得接受娶不到老婆的命运。

韩寒:有,如果他们愿意把房子的首付拿出来去创业,哪里怕失败了。着急娶老婆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着急买房子为了娶老婆的都是白痴。边创业、边嫖娼,甚至边手淫的人都比他们伟大。

问:如果有年轻人问你,如何可以做到跟你一样自由去追逐梦想,你都怎么回答?

韩寒:能这么问的人都没有决心去自由追逐梦想的,有决心的人基本都不问别人。

问:如果,今日台湾也有一个,像你这么有影响力的青年,你最想问他甚么议题,或是想听他问出甚么问题?

韩寒:恩,希望是个女青年,那么一切好谈。

About 民工

博士牌民工,以 民工 网名横行江湖。博士毕业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现为武汉理工大学青年教师一枚。博士牌民工 博客,以分享我日常生活学习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谈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韩寒接受《商业周刊》采访:80后将改变中国

  1. 曹工 says:

    我作为80后眼中怎么只看到钱呢。

  2. hostgator says:

    韩寒有自己的独特的见解。这就是韩寒的风格

  3. 三少 says:

    韩寒越来越成熟了

  4. 杨大叔 says:

    韩寒的小说也委好看哦

  5. liangxin8 says:

    90候才能改变中国!

  6. 北京摄影 says:

    很有自己的思想,很好!

  7. 土木坛子 says:

    确实有自己的思想,从看他那时候的作文的时候就发现这家伙确实和一般人不一样。事实也证明如此。

  8. P&P says:

    韩寒的确称得上是80后的民意领导者

  9. 保健养生 says:

    哇 没人啊 我强沙发了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